第一百零六章 原來你是尉遲恭

2020-06-10  閱讀次數:

  聽牛正宏發問,戴士強把心一橫,如果這時候再不爭一爭,那么自己的位置真的就要被別人取代了!

  他連忙上前,靠近牛正宏,說道:“大人,您的侄子王平安和下官交情莫逆……”

  常慶豐在后面聽著一咧嘴,白天你還把王平安給抓起來了呢,要不是我去告訴你,你至今還把人家關在牢里,這要能算得上是交情莫逆,那要是不莫逆得啥樣,直接剁了?

  戴士強又道:“平安這少年在大人的教誨之下,很是聰明能干,他先給常大人出主意,說了放粥之事,常大人跟米大人說了,這才放的粥!”

  牛正宏啊了一聲,轉過頭狠狠地瞪了眼米遠國,剛才你怎么不說明此事,竟把功勞全都算到自己頭上,冒功討賞,蒙蔽上官,當真可惡!

  米遠國不知那個主意是王平安出的,還以為是常慶豐出的,見刺史大人瞪自己,他嚇得一哆嗦,回頭看向常慶豐,見常慶豐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,心想:“要糟,難不成我熬不到年頭兒,這就要退了?”

  他既然能成為徐州官場的不倒翁,那可不是光靠裝暈就能裝出來的,用老道的話來講,那絕對是滑不留手的老泥鰍。只看了一眼常慶豐,便知這是事實。

  米遠國立時說道:“不錯,這個主意確是王平安出的,但他為人沉穩,做了好事卻不愿留名,并不想出風頭,所以并不真的出面,只是假托常大人的口,告訴了下官。下官本不欲搶他之功,但又想他是大人的侄子,這話如果他能私下里告知大人,那豈不更顯親密,所以下官不敢當面說出,大人莫怪?!?/p>

  他頓了頓,又道:“這件事在場同僚都略有耳聞,心中都贊大人能有如此不好名不好利的好侄兒,當真是好福氣,好福氣??!”

  這兩句話說得滴水不漏,不但為自己開脫了,又把其他官員一起拉下水!別的官員誰也不笨,哪可能表示自己啥啥都不知道,自然是大點其頭,連說正是正是!

  這下子戴士強可坐蠟了,別人都那么“體貼”,不肯明說,偏偏自己把事情挑明了,這豈非是大大的不識趣?他看了眼牛正宏,見刺史大人微微點頭,心想:“壞了,他信了米老暈的話了!”

  牛正宏心想:“多虧了平安這孩子啊,如果不是他,恐怕徐州此時和別的地方一樣,也沒放粥呢,而欽差卻偏偏來了我這里!我本來有難,卻因他的主意,有難變成了有功,他不但保住了我的官帽,更是救了我一命啊,這個侄子沒白認,事后定當好好重謝!”

  戴士強忙道:“王平安確是行事低調,他還建議下官,要填護城河,所說言辭竟和欽差的命令一模一樣,下官當時便想照他的話去辦,可卻萬萬不敢越權!下官已然派出心腹家丁,趕去洛陽去告知大人了,可能是半路上錯開,大人并沒有見著!”

澳洲act快乐8开奖结果